yabo体育客户端 -新官上任三把火 芬兰欲推“上四休三”

原标题:新官上任三把火 芬兰欲推“上四休三”   上任不到一个月,芬兰新总理桑娜·马林就将“上四休三”的新工作制提上了日程。这并非异想天开,以高福利著称的北欧国家早就考虑为民众减压。不过,革新工作制也会是一把双刃剑,带来福利的同时或许也将带来职业发展的阻碍。在“人性化”和“女性化”之间,桑娜·马林需要为这项新政找到平衡点。   灵活工作制   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5日报道,马林呼吁在芬兰实行更灵活的工作制度,希望芬兰人民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,“我相信人们值得花更多时间去陪伴家人、爱人,花更多时间追求自己的爱好及生活的其他方面,比如文化”。马林所在的执政联盟要求在芬兰社会民主党成立120周年之际,为新的工作时间表进行一次试运行。   每周工作4天、每天工作6小时,马林提出的新政的确是一项革新。目前芬兰人民的正常工作时间与其他地区大致无二,每周5天,每天8小时。但自1996年通过《工作时间公约》后,芬兰一直采用灵活的工作模式,允许大多数雇员调整在工作场所的工作时间,可以提前三小时开始或晚三小时结束。   这不是马林第一次提出要缩短工作时长。在成为总理之前,马林曾担任芬兰交通部部长一职,彼时,她就呼吁过缩短工作时间,以改善雇主与员工之间的关系,提升工作效率。BBC曾于2017年报道过多个试行“上四休三”工作制的例子,得到的结果大都是员工幸福感得到提升、工作效率和经济效益均有提高。   对于马林这一深入人心的提议,民众自然一片叫好。芬兰教育部部长、左翼联盟领导人李·安德松就对此表示支持,“让芬兰公民减少工作时长是很重要的。这与女性领导层的执政风格无关,而是给选民提供帮助,信守对选民的承诺”。   34岁就出任总理的马林,颇有些引人注目,除了全球最年轻现任总理、芬兰最年轻总理的身份之外,马林还是全球政坛上少有的女性面孔。除了新工作制的大胆提议之外,马林还提出过多项倡议。比如在2020年1月1日的新年致辞中,马林就表示,对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,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改革芬兰的工业结构等。   缩短工时成风   事实上,马林并不是第一个提议缩短工作时间的人,毕竟在这一点上,芬兰的邻国瑞典起码超前了四年。早在2015年,瑞典哥德堡市的黑谷老年疗养院就开始了“6小时工作制”的社会试验,为了验证试验的效果,黑谷疗养院不远处的一家索兰根老年疗养院的护工则继续实行8小时工作制。   一年多过去以后,最后的试验结果显示,索兰根的护工请长期病假的比例是试验前的2.8倍,短病假的比例也上升了12.2%。相比起来,黑谷在这两方面的状况是分别减少了0.6%和50%以上。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当时瑞典全国各地甚至有不少地区都在蠢蠢欲动,欲跟进“6小时工作制”。   眼下,这种制度似乎有逐渐扩散的趋势。苏格兰新闻网站The National曾报道称,英国著名的肥皂制造公司Gracefruit创始人兼董事长伊丽莎白·卡纳汉于2018年1月决定,该公司的员工每周工作23小时,同时不会减少员工们的工资。   与马林的说法一样,卡纳汉表示,工人们很高兴减少了工作时间,可以有更多时间和亲人一起从事各种休闲活动。此外,她还补充称,他们的生产力水平并没有下降,营业额和利润都上升了,员工缺勤也越来越少。   如果Gracefruit还不够有说服力的话,微软就要出马了。去年8月,微软日本开始面向2300名正式员工试行“上四休三”的工作制度,去年末,微软日本公布了这一试验结果,数据显示,微软日本8月的劳动生产率同比增长39.9%,92.1%的员工对“上四休三”表示满意。负责这种工作方式改革推进的主管人员甚至表示,打算今年夏天继续采取这种制度。   不一定是好事   对于缺乏劳动力的日本来说,用缩短工时的方式提升效率似乎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。《日经新闻》曾报道称,日本KFC 2016年便实行一周休息3天的“限时员工”制度,迅销集团也在旗下优衣库引入了可以选择每周休息3天的制度。   看起来是个双赢的决定,员工获得了假日,而企业获得了更高的利润,但对于目前的企业和工人而言,“上四休三”仍然可望而不可即。日本厚生劳动省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6.9%的公司推出了一周休三天制度,这比上一年调查中的6%仅仅略微增加了0.9个百分点。   “上四休三”还有跨不过的坎。瑞典从养老部门开始的试点便足以说明这一问题,比如其他行业对这样的改革并不感兴趣,哥德堡警局发言人Sanna Gustafsson曾公开表示,如果在警察部门推行此政策,无异于孩子气的胡闹。彭博社也曾评价称,这样一种工时改革,基本不可能在白领行业推行下去。   此前一份对美国 、法国、德国和英国平均工作小时数以及其经济表现的分析发现,在工作时间较少的国家,工人的人均生产率水平往往较高,但是整个国家的生产率较低。而在法国,缩短工时甚至出现过巨大的争议,1998年,法国的左翼政府便将大多数工人的每周工作时间从39个小时强制减少至35个小时,而在工会的坚持下,工人的工资水平没有改变,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失业率反而上升了。   更重要的是,法国改革派还提出了“多工作多赚钱”的口号,要求取缔限制工人工作时间的35小时工作制,这一争就是十年之久。2008年7月,一周35小时工作时间的强制规定结束,尝试以失败告终。 (文章来源:北京商报) (责任编辑:DF387)

Posts Tagged with…